时间:2019-09-09 星期一浏覽次數:



        2019年暑假,我校25位师生一同前往澳大利亚的诺克斯学校(The Knox School),与当地学生进行交流学习,此次是我校师生第二次访问这一所姐妹学校。诺克斯学校是一所男女综合学校,位于墨尔本市的东区,占地12公顷,环境优美,有很大的户外活动空间和极安静的学习环境。


 
        欢迎仪式上,诺克斯学校校长Mr.Shaw致欢迎词,他说:“我们两校保持这种跨文化交流,对于双方学生拓展视野很有帮助,希望英特学生在诺克斯学得很多东西,并能度过愉快有益的一天”。我校杨琪荣老师代表英特外国语学校发言。他感谢Mr.Shaw的欢迎,同时转达英特任建华校长的问候,欢迎诺克斯学校的同学们到英特访问,与我们在文化艺术等方面进行更深层次的互动交流。陈薇羽同学代表英特学生发言。她感谢诺克斯学校为英特学生所做的一切。诺克斯的热情接待使同学们在学校度过了美妙的一天,大家和学习伙伴一起上课学习。通过与新朋友的学习交流,同学们学到了书本上没有教授的知识。


 
        Mr.Shaw代表诺克斯赠送我校师生精美礼物,杨老师代表英特外国语学校互赠送诺克斯学校礼物——印有英特钟楼的磁盘。


 
        欢迎式上,錢藝可、陳曠和許雲凱三位同學表演了笛子独奏、民族舞等具有中华文化特色的节目。现场书写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A bosom friend afar brings a distant land near”)作为礼物赠送给诺克斯学校,校长Mr.Shaw非常愉快地收下了礼物,同学们也享受着传播民族文化的喜悦。大家都非常期待诺克斯学校今年12月份以音乐文化交流为主题的回访。


 
        欢迎仪式后是自助午餐,诺克斯学校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午餐,同学们分享着各自国家地区的饮食文化,增进相互的了解。


 
        午餐后的时间同学们和各自的学习伙伴交流上午的课程体验,讨论学校及文化的差异,在与他们交谈中锻炼了同学们自身的英语能力,更加深了相互之间的友谊。
 

 
        在诺克斯学校国际交流中心主任王老师的精心安排下,按照不同年级,每个英特学生都分配到一个相应的学习伙伴,同他们一起走班学习诺克斯中学的课程。此类课程类似于大学里的选课,是根据学生的喜好进行课程设置的。不同年级的同学和学习伙伴参加相对应的课程:初一初二的课程有数学,科学,历史,英语;初三课程有数学、英语、体育、会计;高一课程有数学、物理、化学、英语、商科、心理学、法律等。在这一天的学习中同学们不仅学到了专业课程知识,更感受到他们生动有趣的课堂气氛,使我校学生也能轻松的融入到他们的课程中。


      学校休息区、走廊、墙角、橱窗、教室各个角落的布置都展现了校园的艺术氛围。教学楼中展出了大量学生的作品,包括绘画、剪纸、模型、手工艺品等等,每一件作品都淋漓尽致的展现了现代艺术美,连桌椅和墙面上也大胆运用了鲜艳的颜色。


 
        临行前,Knox学校的校长还十分贴心的来为我们送行,我们拍了最后一张集体照后,便挥手告别了这个留下许多美好回忆的地方。没想到仅仅一天的陪伴却造就了深厚的友谊,当此次交流活动接近尾声时,我们依依不舍的道别,留下了各自的联系方式。
 
此行學生記錄:



 
魏烨怡:
且把東風作長歌。
一場異國他鄉的旅程,一段瑰麗绮華的舊夢。
小半生花在了熙攘的都市,兜轉間遇見了小城小鎮。青山環抱間的一方淨土。燦烈的陽光,連綿的土地,老去的故事。
碧水休止,天地大空。
 
農莊前院檐下挂著的鈴铛響得少,後頭秋千鐵鏈搖拽的聲音卻是熱鬧。有兩只狗子繞著房間轉圈,尾巴一晃一晃。腳下是絨絨的毯子,手邊是靠枕窩著蓬軟的沙發。房裏是厚被褥,油汀燈亮著,倒也不覺得多冷。客廳音箱吐出一串串單詞,模糊了感官。
天高地遠,近處是矮矮的草場。沒有吠聲,甯靜得很。向樹林那廂望去,偶能見到一兩只野生袋鼠,只一個輪廓不甚分明。鸸鹋醉酒似的跑著,四下空曠。這般狼狽樣也沒多少人能瞧見。
冬夜,壁爐內生得火紅,浸透月色,暖意融融。光線昏黃並不清冷,帶著安谧與缱绻。烤過的蔬菜,一鍋濃濃的咖喱。捧一碗甜點,入口冰涼。發覺冬日吃冷食竟也無礙,也笑摻了檸檬汁水的蘋果酸得厲害。
 
我知道的。多少人說著想要一塊農田,幾寸竹籬,數條錦鯉,求南柯深處清晏。日日兩袖清風對酒當歌,或信手拈花或揮揮鋤頭整整土。到頭來實是喂不夠的雞鴨牛羊,期盼不完的風調雨順,以及無處可提的閑情逸致。到底不是我的生活。要怎麽樣才能做到呢?緩步庭院穿過花架,只有一個聲音環繞著我。
冬天的風著實涼得可以。
羁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

 

 
郭可:
        7月31日,来澳洲已经有11天。习惯了城市里的喧嚣,今天我们来到农场,体验悠闲的生活方式。在教堂我们四人和一位奶奶开车前往她的农场,我们将在那度过我们的一天一晚。农庄很偏僻,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让我们欣赏了许多周围的风景。
        到农场,两只可爱的小狗狗出门迎接,被狗狗的热情吓到的我们也急忙去各自的房间放好行李。在农场住家奶奶的提醒下,我们穿好了鞋套或靴子,出发喂小动物们吃晚餐。
        一直在听导游说的鸸鹋是我们第一位客人。一开始我们还以为是鸵鸟在追着它跑,后来奶奶的介绍才让我们知道,这就是只有澳洲才有的呆萌呆萌的小动物鸸鹋,它和鸵鸟也有一定的亲戚关系,以至于我们一开始认错。我们来的好像正是时候,一只鸸鹋爸爸正在树下孵蛋。奶奶说,鸸鹋妈妈一次可以下十枚蛋,鸸鹋爸爸负责孵蛋,在孵蛋的60天内,鸟爸爸滴水不沾,什么也不吃,就静静地等着宝宝出生。我们去的前几天,墨尔本天天下雨,所以也有一枚蛋沾了水,坏掉了。奶奶把它从鸟爸爸的怀里拿出来,扔出去好远好远。鸟妈妈连忙顺着抛物线跑去看那枚蛋。它小心地把周围的草堆在蛋上,试图让它能暖和一点,一直默默在堆着。我们看了心疼极了,奶奶说,没办法,这就是大自然。我们和五只鸸鹋说了再见,前往下一站。
        三匹马,两头牛,三只羊。给它们准备好草料,就各自出发去喂了。我最喜欢的是小羊,尽管有一只吐了些绿绿的不明液体,但它们对我还是非常友好的。摸摸头用手喂它们吃草。它们的毛超级厚,外面的一层是脏脏的硬硬的,但里面的羊毛就是雪白的软软的。到了夏天他们就可以剃羊毛了。
        接着,我们拿着谷物去喂了小鸡。它们的嘴啄得我们的手痛痛痒痒的。有一只还超级可怜的受伤了一只腿,其他小鸡还都欺负它,我们也把吃的悄悄放到它边上,不让其他鸡发现。
        每个小动物都吃好了晚餐,我们也回到家,和奶奶开始了晚餐和餐后甜点。和奶奶聊了很久,凭着自己仅会的英语和两个学姐的贴心翻译。我们知道了奶奶的孩子们都在外面上学工作,自己也离婚了。平常只有农场的小动物陪着她,所以她也经常会参加游学交流活动,她和农场的小动物都非常喜欢和欢迎有客人来玩。我们也在尽可能多时间陪奶奶。虽然奶奶看起来很孤单也很累,那么大的农场她需要自己一个人来管理,可她却很开心。和我们分享着小动物们的趣事,自己以前的经历。看得出来,奶奶真的很喜欢农场的这种安谧的生活,节奏很慢,不用担心什么,每天听着鸟叫起床。这种生活谁不喜欢呢?
        澳洲农场生活的这几天自己的收获还是非常多的,让我们体验了不同生活方式,了解到了不同的风土人情。

 
李許誠:
        在這個炎熱的夏天,我們英特學校組織了很多豐富多彩的國內外夏令營,而我選擇了心有獨鍾的澳大利亞遊學之行……這也是我第一次前往“騎在羊背上的國家”澳洲。
        懷著期待、忐忑、激動、興奮、憂慮的複雜心情,和同學老師們一起經曆了十多個小時的飛行,我們安全抵達了悉尼。在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幾乎逛遍了澳洲的很多風景名勝以及名牌學校,大家玩得很盡興,也有非常多的收獲。
        在這趟人生第一次的澳洲之行中,我記憶猶新念念不忘的幾個場景,始終在腦海:壯觀雄偉的悉尼歌劇院、讓我耳目一新的諾克斯學校體驗課(英特姐妹學校)、充滿奇幻色彩的華納兄弟電影世界。
        悉尼歌劇院-澳大利亞的地標建築:
        早有所聞悉尼歌劇院是世界文化遺産,這一次澳洲之行,當它真的迎面展現在了我的眼前時,我是爲之震撼的。遠遠望去,悉尼歌劇院就像雕鑲精致的大貝殼,又像即將乘風出海的白帆船,滿載了音樂家的音樂夢想,建築師的努力和設計師的思想,駛向晴碧的海洋……
        我們進入了歌劇院內最大的一個演播廳——音樂廳。音樂廳內放眼望去一片金光閃閃。我感覺自己來到了魔法城堡,仿佛自己就是這座城堡的主人。我漫步在這城堡中,偶爾和小動物一起玩耍,一起奔跑……講解員阿姨的話敲破了我的夢境,阿姨說這音樂廳裏的牆是由澳大利亞的好木材造成的,有回音效果。
        這趟藝術的洗禮,感覺悉尼歌劇院裏的半個小時過得好快。雖然參觀只有短短半小時,但是我卻汲取到了很多知識,悉尼歌劇院的造型是由丹麥的設計師約恩•烏松設計的,悉尼歌劇院是從1958年12月5日開始建造,1973年10月20日正式落成,耗時14年……
        諾克斯學校-英特聯誼姐妹學校:
        對諾克斯學校在英特的時候就早有所聞,這次百聞不如一見。還能和澳洲的學生一起同吃同住一起上課,特別期待。在來諾克斯學校的前一天,我們以兩人一組分到了各個寄宿本地澳洲居民家庭。這是一個有趣的澳洲本土家庭,他們的飲食也非常有特色,是我在中國不太能感受到的西餐文化,比如自制的美味新鮮漢堡等,這個家庭的氛圍讓我們感覺很親切。我被分到的是諾克斯八年級的班,他們的課堂生動有趣,大家發言都特別積極,老師和學生的氛圍融爲一體,我們中國學生也聽得非常入迷。本土家庭和課堂體驗結束的那天,我們依依不舍的告別,還互相留了聯系方式。雖然只是認識了沒幾天,但我們卻彼此交流通常,感覺認識了好久。很懷念我的澳洲朋友,相信未來我們一定還會再見……
 
盧嘉靖:
        七月二十九日,我和其他的十六名同学一起来到了位于墨尔本Knox区的Knox School, 进行为期一天的交流访问。 起初我对我的英语水平有些担忧,毕竟在英联邦国家内我的英语实属蹩脚,直到我的partner,一个泰国-柬埔寨混血的小哥,Nathan Lim来了之后,我的担忧才迎刃而解。
        首先我来到的是Management的课堂之中,由于他们学校组织了一次外出活动,所以教室里连我总共只有五个人,切切实实的体验到了一次VIP课堂服务。不得不说他们的课堂气氛十分融洽,学生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打断老师来提问,这一点是我前所未见的。第二节课是Accounting,由于同学们要备战下周二的考试,所以我就坐到了老师旁边稍稍接触了一些金融方面的知识,也许因为我是中国人,所以她讲的时候特别关照了我一下,用了通俗易懂的方式来让我学到知识。 中午时分,学校为我们举办了简易但是温馨的欢迎仪式,錢藝可、陳曠和許雲凱三位同學为我们带来了精彩的表演,杨老师也做了精彩发言,获得了大家的热烈掌声。
        下午是两节数学课,总体来说澳大利亚的数学比国内简单不少,他们那边11年级,也就是高二,学的都是我们这边高一的知识,但是不论难度高与否,他们都十分认真的在学习,不敢有丝毫大意和马虎。
        下课之后又到了说再见的时间了,虽然大家对这一天的欢乐时光非常留恋,但是不得不离开,我和小伙伴也交换了联系方式,希望能够保持联络吧。临行前,Knox学校的校长还十分贴心的来为我们送行,我们拍了最后一张集体照后,便挥手告别了这个留下许多美好回忆的地方。
 
錢藝可:
        不知道怎么开头的我,面对白纸发呆了好久好久。十四天的行程让很多同学都已疲惫不堪,但我却意犹未竟,仿佛启程就是在昨天。此时,我满脑子都是这次行程的所见所闻以及奇闻异事,但似乎又因为有太多太多的经历,让我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悉尼-黄金海岸-布里斯班-墨尔本-悉尼,安排得满满当当的行程让我们简直喘不过气来,同时完美的印证了那句流传于跟团游客中的话: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到了景点就拍照。这几天,除了疯狂跑景点,赶时间,唯一能让我们慢下来,试着融入当地生活的,也是我最喜欢的也只有homestay和farmstay了吧。
        Homestay应该算是这次行程同学们除了看大学以外的主要目的吧,入住当地家庭,参与学校活动。入住前一天,我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虽说这不是我第一次住寄宿家庭了,但可能是因为我还有一个初二的妹妹要住一起,相互照顾吧;也可能是因为对自己的口语水平还不够自信;还可能是因为澳洲的印度人有点多,因为印度口音真的不是开玩笑的!但这一切的担心和焦虑都在见到住家奶奶的时候消失了,面对这么一个和善的西班牙老奶奶真的没什么好担心的。虽然这一整个下午没什么安排,也就是周围逛一逛,电视看一看,家里宅一宅,但一天的交流下来,我感觉自己已经敢主动问问题了。
        后面一天的Knox School之旅也很棒呀,他们的学校生活真的好快乐,同学也是,老师也是,都好热情,融入同学群也不是这么难嘛!虽然上午戴着眼镜认真听课的样子被我的buddy误认为我是一个无聊的人,但经过了中午的欢迎会和我的舞蹈熏陶以后,感觉大家的感情都更亲密了呢。初次看到buddies的课程表以后,很多同学都开始抱怨,由于当地学生读的理科偏多,这让很多同学都十分苦恼,但一天下来,大家都有了不一样的收获。中饭时间,与一起来的同学交流了一下,大家都有好多听不懂的课,也有好多与国内不同且感兴趣的课。而我则在物理与数学课中找到了自信,毕竟熟悉的东西都会带来亲密感。
        这一次旅行远不能用这么短短一篇文章来概括,因为每一天都不一样,每一天都有新的惊喜带给我们,听这么多,真的还不如实地去转转,你肯定会有所收获。 
 
陳信希:
        对于澳洲,广阔绿油的牧场印上舒心的蔚蓝天空仿佛就是这个四周绕海陆地的标签。透过大巴车窗看到牧场上星星点点软糯的绵羊和悠闲低头啃草的牛。
        我和三位同学很幸运地来到一位亲切老奶奶Lois家体验短暂的农庄住家生活。Lois家里有两条狗,一条贪吃的可以自己爬上餐桌的Amy。两排在冬天凌冽的树,暖煦阳光透过枝丫。
        我们先去喂了鸸鹋。这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闪光点吧。鸸鹋一共有五只。其中一对是夫妻。Lois和我们说一般都是爸爸不吃不喝的孵蛋。当Lois把因为潮天变坏的蛋扔出去时,鸸鹋妈妈低头轻轻地嗅着这颗已归天地的蛋,啄起地上的枝干为之送行。
        之后去喂了马,羊和牛在一个圈里。推着推车进圈,马儿也会在食槽边等着。这两匹马会吃着吃着换一下对方的食槽,然后再安然地嚼着草。一头霸道的牛和仿佛被买下的草,吃着霸占的草也仿佛心安理得地摇着尾巴,一头卑微的牛只能等着Lois偷偷把草送到它身边。披着卷毛羊皮的羊,白色的睫毛,喜欢凑到新朋友身上,也喜欢,喷我口水…… 所以在羊圈里就被看似纯洁的羊吓得乱窜。鸡啄着你的手的感觉痒痒的,看到一旁脚坏了吃不到的可怜鸡也会被我们撒一大把鸡饲料。弱肉强食一直都在,Lois做的也是顺其自然再者是人类的怜悯。
        火炉旁晚上聊天,吃着酸溜溜的苹果派和甜滋滋的冰淇淋。旁边躺着两条安静的狗子。聊着未来聊着现在和过去发生的干旱,也时常拿出手机一起分享狗子的沙雕日常。Lois一人住着。但她和我说,是她和Amy和Kevi(忘记具体名字)。动物早已成为澳洲人的一份子。
        很有意义的一次经历,也希望Lois的小家人们能好好保护好她,生活也在安静祥和中多些生机。希望有机会,下次能看到开满的薰衣草和刚进门葱郁大树。
 
王奕涵:
        我在Konx学校里的学习伙伴Hannah可谓是一个善解人意,开朗认真的学霸。她询问了我对于专业的意向,并且耐心地告诉我他们对于专业选择的有关课程。在课间休息时间,我的寄宿家庭女主人王老师还细心地为我准备了课间茶点,我跟伙伴来到餐厅里,见到了很多来自中国的面孔,倍感亲切。在Knox学校里,我度过了轻松愉快的一天,结识了Hannah的许多同学,跟她们在一起有说有笑,我发现在Knox学校里同学们的相处方式,跟我们英特的同学们相处方式很相似,互相之间幽默和谐,我们英特学生和他们完美的融入在了一起,同龄人间有很多的共同语言,没有国界,交谈中不时发出爽朗笑声。值得一提的是最后一节法律课,我感受到了融入他们课程的感觉,而不再以一个旁听者来体验课程。我们被分成三组,分别给到了三组不同的当事人叙述,在试图理清当事人关系的激烈的讨论和因对案子不同理解产生的激烈交锋中,教室每每爆发出大笑。在快乐的气氛中,我们依依不舍道别了Knox学校的校长,老师和同学。在最后,我不舍的同组织我们在Konx学校学习的老师,同时也是我的寄宿家庭女主人王老师依依不舍的拥抱道别,感谢她带我深刻体会了在澳大利亚的日常起居,工作以及学习的方式,令我对自己今后的澳大利亚学习生活充满了深深期待。
 
任周玲:
        这次的澳洲之旅可以说是我至今为止收获最大的一次旅行了。每天的行程安排的特别满但也很充实。在游玩的同时我们也参观了大学,其中包括:墨大,悉大,新大,昆士兰大学。这几所学校颠覆了我对大学的认识,他们好像并不只仅限于学习,还有众多娱乐场所,自习室,学生拥有的是更多自己的时间。我们去了安娜湾,North Bondi这里的海景真的是我见过最美的了,沙滩与海水的交接处一点也不违和。随便走在路上鸟儿不会逃走,还会任由路人欣赏和拍照,这才是真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到的第一天我们就去了悉尼歌剧院,虽然之前看过很多照片,但现在亲眼看到还是被震撼了。可惜的是我们进了大剧院却没有看演出。在去Knox school 的前一天我们被分配住到了住家家里,我们的住家是个广东人,她跟我们说她儿子在昆士兰读大学,女儿在墨尔本读,真的很厉害。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很热情,很温暖,什么东西都会为你准备好。住家的丈夫是个酒店大厨,晚上的时候他给我们做了北京烤鸭,真的超好吃,味道也很正宗!第二天我们在Knox school前合了张影,彼此都感觉一天的相处特别开心。
        重点来了!在Knox school一天的学习经历真的很棒!我的学习伙伴叫Rabkina Aya,我一天都要跟着她上课。这里的学习方法和中国有很大的不同。他们没有一个固定的学习教室,都是上什么课去什么教室,上课期间学生也不拘束,想说什么说什么,想问什么问什么,老师们也很乐意解答,总之上课的氛围很放松,跟国内的教育理念大不相同。一天过得真的很快,马上就要告别了,我跟Aya走之前拥抱合了张影。在澳洲真的天天shopping,原本去之前箱子就已经满的我,又买了好多东西使我的行李箱超重了,迫不得已我只能把厚重的衣服全穿在身上,手里拎着三个袋子,还好有好多好心人—杨老师,宗磊,还有一些学弟学妹帮助我顺利度过难关。在墨尔本的最后一天是住在农场主家里。农场主是一个老奶奶,但很时尚。到家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welcome to my home”,真的超暖心,这个房子布局很好看,设计的也很时尚,屋外有一片花园因为是在农场,所以地广人稀,抬起头你会发现天空似乎只离你一步之遥。下午我们跟随着老奶奶去了她的农场,里面有牧牛,奶牛还有好多,我们拿来大量的牧草还有面包片去喂他们。第一次近距离看牛,幸运的是还看到一只小牛在喝奶。因为农场很大,所以在另外一边我们还看到了袋鼠,但我们一靠近就跳开了。在农场活干完后,我们又回到了家里。都说入乡随俗,老奶奶一家应该是耶稣教,所以吃饭前都要低头默念才可以吃。他们的生活习惯也和我们不一样,他们会觉得在餐桌上玩手机不礼貌,会经常聊一点其他事。吃完饭也还会聊上一个小时增进感情。吃完饭我们几个玩uno,老奶奶和老爷爷在一旁看我们玩,真的就是家的感觉。晚上我们玩到11点多,那个夜晚实在是太愉快了。
         “蓝蓝的天,绿绿的草,白白的云,热情的人”这是澳大利亚给我的第一个印象。
 
沈佳韻:
        第一次走出北半球,我克制着我激动的心情,但在机场看着一架架国际航班起飞的时候,我的嘴角还是不禁上扬。本来已经快淹没在压力之中的愉悦,一下子又浮出水面。北半球的天空此刻如此湛蓝,不知南半球的天是否也是如此美丽,引人遐想?
        飞机上的时间总是难熬的。一边是等待旅行开始的焦虑,一边是长时间飞行的劳累。但有什么能盖过我人生第一次跨入澳洲的激动呢?老实说,我的英语并不好,但我依旧急切地希望能与外国友人交流。我想了解当地的文化,当地的大学,当地的人。一切是那么新鲜,这种新鲜感是远远大于心中未知的恐惧的。
        从飞机上看澳洲大陆的日出,直到我从飞机上垮下来的那一刻,新的旅程遍开始了。
        “哇,澳大利亚真的很漂亮。”这句话我感叹了千千万万句,还是悲哀我无法用更好的词汇来形容这种美丽。
        澳洲的美远不止在风景和建筑上,但建筑确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像。首先开始的悉尼大学,当我远远望着悉尼大学的建筑大观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惊叹。它的风格是洛可可式的建筑,精美的雕花和彩色的玻璃,以及其中盘旋向上复古的楼梯,让我十分向往。其他的大学也各有特色,不管在教学上还是风格上,都有它独特且不可模仿的魅力。
        除了海岛国家独特的自然美景之外,澳大利亚的人们更“美丽”。我和钱艺可学姐的住家是一位夫人。她很憨厚,有时喜欢开玩笑,有时又会很认真的跟我们讲一些澳洲的历史和她的过去。学姐很积极地与住家交流,我则常常静静听着,毕竟我的英语并不成熟,所以还是很怯懦地选择聆听。但我能感受到,每当我发言的时候,夫人都很用心地听着我一口不流利而且漏洞百出的英语,并且理解着我的意思,这也许就是所谓心之间的交流吧。我的妈妈曾在澳洲跟我说,在国外如同一个傻子一样无助。但我觉得并不是如此,即使是文化语言都不同的澳洲人,但毕竟都是人,我们都拥有一颗想与各种各样的人交流的心,以及抱着这颗炽热的心,用真心与他人交流。
        最后几天的农场,那位和蔼的老奶奶,让我找到了两年多来我快遗忘的外婆的疼爱。那位奶奶是一位独居的老人,也许是因为丈夫过世得早,已近七十多岁的老奶奶依旧很能干,独自一人承担着整个农场所有的活。在晚饭过后,她与我们说了很多很多,她跟我聊做饭,聊学习,聊中国的一些事和一些地方。我才知道,原来不光我向往着澳大利亚,他们也向往着遥远的中国。本来有些陌生的我,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一种莫名而来的亲切感,用我那个半吊子英语拉开话匣子,硬是和奶奶聊了很多,说了很多关于我还有我的故土的事儿。我也不是很会说,但就是想跟奶奶多说说话,好像她就是我已故的外婆,即使只有一天,我却又一次重温了这种关心与爱。
        道别之时终会来到,来的时候有多开心,就意味着走的时候有多难过。我不知说了几句“再见,我还会再来”,也不知对着窗外挥了多长时间的手,直到住家们消失在视野中。奶奶那句“不要忘了来看我”好像刻在了我心上,紧紧连着奶奶的心,即使我重新坐上跨越半球的飞机,那条紧系在心头的连线终不会就此剪断。
        我还会再来的,一定。只要我心依旧紧系着这片大陆,这里的风光,这里的人。只要心的连线不断,我们终会再次相聚。
 
許雲凱:
        这是我第一次出国,我在澳洲了解到了许多当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学校的氛围。印象特别深刻的是homestay,参观Knox school和在农场的住宿。
        我的寄宿家庭是一对华裔夫妇,他们十分的热情,由于他们是北方人,细心的问了我饮食的要求。由于我是第一次寄宿,也不知道怎么交流,但他们的热心解决了我担忧的问题。吃饭的时候,也给我讲了许多各方面的经验,学到不少。
        第二天,我在学习partner的带领下体验了一天Knox school的课程,我从一开始对同学的陌生,到成为朋友。在陌生的会计课上,与老师交谈从而了解会计,并且也计算了未来上大学专业,需要的金钱。在听力阅读课上认识到了,他们所需的英语水平,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
        到了墨尔本之后,我们4人一组分别去了不同的农庄,体验他们的生活。在到农庄的路上,老奶奶一边开车一边和我们讲了许多农场的事。她和我们聊到了一颗在很早以前可以让赛马的人和马一起躲雨的一个树洞,她特意开车到树那里给我们拍了照留念。到了农庄小息过后,一起出去喂牛,在喂牛的过程中,"本"突然闯入了。奶奶说这只狗特别喜欢别人和它玩扔树枝,它可以玩一天。经过几次的尝试后,我和它的关系好起来了。喂完牛后,奶奶又带我们去看了野生的袋鼠。回到农庄吃完晚餐后,我们开始玩UNO牌,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四人成了真正的朋友。还记得最后奶奶和我们说的话,你们四人相遇在这里是一个缘分,你们都在这里有了回忆,回去之后希望你们能成为朋友,多多交流。
        这次澳洲的旅行令我学到了许多,通过和他们的交流,学习到了不少,farm stay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我在那里留下了最难忘的回忆。
 
張一馳:
        这次去澳大利亚我有许多体悟,无论哪项活动都留给了我美好的回忆。当然我最难忘的是到诺克斯学校交流的那一天。我们不仅体验了当地的住家,感受了当地人的生活,最重要的是在学校里面结识了新的朋友。和我一起的当地小伙伴叫Reley,刚开始我害怕无法融入,无法与他们找到共同语言,但慢慢发现,澳大利亚的同学其实和我们国内的同学也没是大同小异。我们发现了共同爱好,日本动漫,很快就亲近了起来,一起交流兴趣爱好,询问当地学校情况,让我对澳大利亚的学习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这些都是在国内很难了解到的。他们这边的高中生活不像国内压力那么大,课业不多,在学校的时间也很短,但他们的课程十分丰富,戏剧研究,设计等在国内大部分学校都是没有的。在诺克斯学校,他们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发挥自己的特长。这种教育理念在国内并不盛行,但我在他们学校体验过后却不得不赞上他们的这种教育方式,这里的同学在上自习喜欢的课时都十分投入,全身心投入课堂,和老师积极互动,这是国内同学们所缺乏的。
 
陳薇羽:
        半个月的时间里,从悉尼闻名遐迩的歌剧院,到黄金海岸的碧水接天色;曾徘徊在布里斯班的楼宇间,也曾在墨尔本乘坐火车穿梭岁月。在澳大利亚的时光中,散落了太多良辰美景红笺小字,这一次却道不尽时光流转。
        衣锦还乡后,我最魂牵梦萦的还是澳大利亚的天空,烈日当空之时是晴空万里,一览无云,湛蓝得如水洗过一般;当风起云涌之时,时常乌云密集,却无压抑之感,反而会感到天空是如此灵动古怪;当夕阳西下之时,云朵披上万丈彩霞,如同在油画里。
 
程曦:
        这趟旅学中,唯一一天的“学”是在KNOX学校,而这也是我在一整趟旅途中最紧张的一天。因为我既要完成帮老师翻译的任务,又需要完成学生代表发言。令人庆幸的是,不枉我反复多次的练习,当天的任务圆满完成,还得到了KNOX学校校长和同学们的表扬。在KNOX的一天,我感触颇深,在澳大利亚的高中教育跟国内有着极大的差别。而且跟我之前的刻板印象有很大的差别。上课和排课的方式类似大学,可以自己选课,虽然每个学生都带着电脑去上课,但每个人都非常自律。课程的内容,大多由浅到深,老师们也很细心地帮我们融入他们的教学。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心理学跟法律这两门课程,不像我试想的那么枯燥。心理学的课堂聊到了关于睡眠和梦境的话题,跟老师一起探索非常有趣,而法律则是通过搜集到的材料去推理发生在加拿大的一个案件,虽然一开始会让你感到一头雾水,但是在老师的帮助下,慢慢收集线索,并一步步进行严谨的推理,最后根据相关法律定罪。在15天的旅行中,我所游历的不仅仅是澳大利亚的山川湖海,更是体验了当地的人文环境和历史文化。
 
中澳遊學項目成員
高二3班 方靓 整理